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馨一瓣

朋友,一杯香茗为你而准备,一起来品品,我等你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守一份恬淡不因飞尘而丧失清雅,守一份自信不因喧嚣而泯灭从容。留一片纯净给心灵,留一份坦然给生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八位人类最伟大的思想者最后时刻说的话  

2017-04-05 15:24:16|  分类: 文摘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如果你想了解,人类最伟大的头脑,面对人类最终极的命运——死亡,也许你应该听听他们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怎么想,怎么做。

   海涅: 神会宽恕我,这是他的职责

   (德国诗人)

  海涅的文笔和智慧,比起同一时代的德意志同胞们来说,更接近狄德罗或劳伦斯·斯特恩。他曾经这样说过:“如果问一条水中游曳的鱼感受如何,它会这样回答:‘如同海涅在巴黎。’”而他恰恰也在那里辞世,大约是死于梅毒。

  他的临终话语是:“神会宽恕我,这是他的职责。”

   苏格拉底:一场治疗性的沉睡

   (古希腊哲学家、思想家)

  有个人告诉苏格拉底:“三十僭主已经判你死刑了。”他回应道:“随他们吧。”同样地,苏格拉底将问题扔给了起诉者以及陪审团,声称他们应该自信地面对死亡。被判决死刑之后,苏格拉底用以下的惊人之语结束了发言:现在分手的时候到了,我去死,你们活着;究竟谁过得更幸福,只有神知道。

  这句话浓缩了古典哲学对待死亡的态度:死,完全不值得恐惧;相反,死还是生之所依。苏格拉底谜一般的遗言——“克里同,我们应该向阿斯克勒庇俄斯献一只鸡”,表达了死是生之良药的观点。阿斯克勒庇俄斯是医药之神,遭受疾病之苦的人们在睡前向他敬献牺牲,希望他能够唤醒患病之人。所以,死亡,只是一场治疗性的沉睡。

   孔子: 梦到我坐在两柱之间的祭品之中

   (中国思想家、儒家学派创始人)

  传说中,当孔子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时,在梦中出现了如下的绝望场景:天下无道久矣,莫能宗予。昨暮予梦坐莫两柱之间。(这个世界失序已经很久了,没有人能理解如何实现的理想。昨晚,我梦到我坐在两柱之间的祭品之中,棺椁置于其中。)

   庄子: 太阳和大地将是我的棺椁

   (中国思想家)

  当庄子将要去世的时候,他的学生们想要为他筹备一场儒家式的豪华葬礼。但是他拒绝了,说:“太阳和大地将是我的棺椁。”学生们表示反对,说道:“我们担心您的身子会被乌鸦和老鹰啄食。”庄子给出了很有名的回答:放在地上是被乌鸦、老鹰吃掉,埋到地下是被蝼蚁吃掉。所以,你们是在夺乌鸦、老鹰之食而喂蝼蚁,何必这样偏心呢!(在上为乌鸢食,在下为蝼蚁食,夺彼与此,何其偏也!)

   笛卡儿:快乐地接受灵肉分离之痛

   (法国哲学家)

  在斯德哥尔摩,笛卡儿只有一个朋友:法国大使夏努。不幸的是,导致笛卡儿死亡的病毒就是他传染的。然而夏努放了放血就痊愈了,但笛卡儿认为那种治疗方法是荒唐的,他希望能自然病愈。他持续发烧,十天后恶化。据说,在丧失意识之前,笛卡儿以苏格拉底或普罗提诺的方式说了以下的话:我的灵魂啊,你被囚禁了那么久,到了摆脱肉体重负,离开这囚笼的时候了。你一定要鼓起勇气,快乐地接受这灵肉分离之痛。

   伊壁鸠鲁: 灵魂的满足感足以抵消病痛

   (古希腊哲学家、无神论者)

  在遭受了两周肾结石引起的折磨之后,伊壁鸠鲁死于肾脏衰竭的极端痛苦。但是,在临终之时,朋友和学生围在他身边,他走得很是欣慰。在写给赫尔马库斯的最后一封信中,伊壁鸠鲁写道:在我生命中最幸福也是最后的一天中,我正在遭受着膀胱与肠子疾病的折磨,这些疾病的情况到了最严重的程度。

  但是,令人吃惊的是,他继续写道:只要想起了我的理性和研究成果,想起它们所带来的灵魂满足感,就足以抵消所有的病痛。

   胡塞尔:像个哲学家一样死去

   (德国哲学家)

  尽管青年时期就接受了路德新教,但胡塞尔的犹太血统,导致1933年希特勒掌权之后他就被弗赖堡大学驱逐了。胡塞尔过去的学生海德格尔接过了胡塞尔在大学的哲学讲席。海德格尔的行为非常卑鄙,他甚至禁止这位自己过去的导师进入图书馆。

  据他的前助手、忠实的门徒路德维希·朗德格雷伯所说,在被最后夺去他生命的疾病折磨的时候,胡塞尔唯一的愿望就是:能像个哲学家一样死去。胡塞尔拒绝了教堂的劝告调解,他说:“我已经像个哲学家一样来到这世上,如今我希望能像个哲学家一样离开。”

   萨特:我的生命中没有死亡的一席之地

   (法国哲学家、作家)

  在去世的前些年,萨特说:死亡?我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。在我的生命中没有死亡的一席之地,它总是被排除在外的。某一天,我的生命将会终止,但我不想让生命受死亡之累。

  眼瞎了,牙掉了,几乎丧失了工作能力;酗酒、吸烟以及毒品腐蚀了他的身体,摧毁了他的健康,萨特生命最后一年的境况真是让人不忍细看。萨特总是称为“海狸”的西蒙娜·德·波伏瓦,终生都对他保持了忠诚和热情。在咽气前,萨特闭上眼睛,握着波伏瓦的手腕说:“我非常爱你,我亲爱的海狸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